住房公积金,想说“取”你不容易

来源:网上收集 时间:2014-7-24 您是第3075位浏览者
分享到:

住房公积金制度:生于90年代初,“火”了20

中国的住房公积金制度,是1990年代初期中国住房制度由计划体制主导向以市场体制主导的演变过程中,在借鉴新加坡中央公积金制度基础上,所产生的自主原发住房金融制度创新。住房公积金制度从19912月开始在上海实行,并为中央政府所吸纳,成为全国性政策。在20多年的发展历史中,住房公积金对中国住房体制市场化改革发挥了十分积极的推动作用,对提高中国城市居民住房改善乃至中国住房保障事业贡献很大。

 

住房公积金制度目前存在的四大“病症”

1. 补贴高收入群体,被指“劫贫济富”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胡继晔在接受人民网采访的时候介绍说:2005年的时候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的45%发给了排在缴存额前20%的高收入人员,意味着20%的高收入缴费者享受了45%的住房公积金贷款。而20%的低收入的住房公积金缴费者只获得了3.7%的住房公积金贷款。

 

2. 公积金利用率低,资金沉淀难抗通胀

由于住房公积金提取门槛比较高,很多人住房公积金没办法提取出来,只能放在公积金账户内。上海财经大学不动产研究所执行所长陈杰做客强国论坛时表示:目前全国住房公积金余额大概三万亿,但是其中30%左右属于沉淀状态,没有有效地利用,这从金融角度来说是资源的浪费。另外,由于公积金利率水平低于定期存款利率甚至CPI水平,导致个人账户内的公积金只能坐等贬值。

 

3. 缴存金额存在“鸿沟”,易成变相福利

早期缴纳公积金只有缴存下限,却无最高限制,即使设限后,现行《条例》也无对单位超缴行为的事后罚则,再加上免税福利,部分企业利用该制度为其职工缴纳高额公积金,变相提高福利水平。新华社记者曾调查发现内蒙古省级某贫困县供电公司职工最高缴存达到15530多元,而当地职工缴存平均水平不足1000元。

 

4. 资金安全得不到保障,容易滋生腐败

在实际操作中,许多地方政府把公积金结余作为财政小金库,进行侵占、挪用、贪污等。近年来,公积金领域曝光的腐败案件屡见不鲜,使得公积金中心主任几乎成了"高危职业"。如湖南郴州公积金中心原主任李树彪贪污、挪用公积金1.2亿元,于2010年被处以死刑。20135月,吉林省通化市住房公积金中心主任车世刚被双规,调查显示其任职期间挪用了高达11.25亿元的住房公积金,创下全国住房公积金被挪用的纪录。

 

住房公积金:废,还是不废,这是个问题

废除公积金将面临哪些问题?

从报道来看,公积金制度没有及时进行修订,原因在于公积金涉及主体较多,由于关乎有关各方的利益,所以难以修订。上海财经大学不动产研究所执行所长陈杰认为改革公积金制度至少涉及三方利益:第一个方面是缴存者的利益,现在有一亿多的缴存者,有一万亿的缴存余额,一下子切割,怎么和历史上的一些缴存的人进行交待。第二个方面是从业者的利益,全国大概有几十万的住房公积金系统工作人员,他们也有他们的利益诉求,要给他们一个妥善的处理,不能说废除就废除了。第三方面是地方政府的利益,地方政府把住房公积金作为一个工具,对住房公积金有依赖性。

 

公积金改革应该怎么改?

专家看法一:打破地域分割,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上海财经大学不动产研究所执行所长陈杰认为“应该首先把住房公积金缴存和使用分开。缴存方面由各地方中心来汇集,使用方面可以打破地域分割,全国一盘棋加强流通。目前一些发达城市容易出现流动性风险,中西部地区却容易出现资金沉淀,效率上损失很大,如果有一个流通机制,可以调匀、互相借用。使缴存、提取和投资这三个环节分开,可能会部分的解决住房公积金让人失望的地方。”

 

专家看法二:建立管理公积金的政策性银行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胡继晔认为“可以成立一个所谓的住宅保障银行,也就是第四家政策性银行。把以前公积金所有的职能都放进来,这个住宅保障银行“收”按照目前的收入体系,“支”按照目前的银行贷款体系。住宅保障银行贷款的利润来源于存贷差。作为一个微利保本的国家政策性银行,可能是我们下一步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的一个方向。另外,引入银行监管体系,对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本身的内部控制也非常有好处。”

 

大病提取住房公积金可行吗?专家看法:应专款专用

据新华社和人民网报道,目前,青海、湖南等省市开始尝试“大病提取”住房公积金的做法。对于这种做法,陈杰认为:住房公积金是一个很特殊的资金,应该要专款专用。它的运作机制和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是完全不一样的,公积金如果按照养老保险、社保的规则去操作,可能会出现很多问题,暴露出更大的风险。

 

公积金改革何时能启动?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条例》的修订工作,被列入有关部门2014年重点开展的工作之一。但能否完成,还有待观察。这些年来公积金制度以及制度执行所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能否在修订后的《条例》中彻底完善,也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胡继晔教授在接受人民网采访的时候对此表示乐观,“公积金改革是深化改革里面很小的一块,如果我们真真正正地想去改革的话,应当不难。”


推荐招聘信息其他人才资讯随机招聘信息